没有联想是中国人的损失,这话15年前或掷地有声,现在无人理睬

  09:12:23行者啊

  早在2008年,出人意料的巨额投资宣布中国的资本驱动时代已经过去,投入的资金并未发挥太大作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知识和技术红利逐渐显现。

许多人生活在过去的经历中,陶醉于过去的成功,并且不知道即将到来的过渡。

联想于2004年收购了小发猫的个人电脑业务。当时该行业最大的收购是资本的作用。当时,消费者很高兴。 ibm是在上帝的心中,可以被一个国家企业收购。内心的骄傲无法言喻。在那一刻,联想鼎盛时期表示:“中国不能承受失去联想的痛苦,对中国的个人电脑行业和消费者来说并不好。”它可能是一个声音,大多数人会同意。因为那个时代是资本时代,自豪资本带来的产业和就业是社会发展的动力。说实话,那个阶段的协会确实发挥了作用。然而,小龙感到很遗憾,登上高峰后,这意味着下一步就是走下坡路。

今天,在2019年,联想最辉煌的时刻已经过去了10多年,联想也表示了这一点。今天,当社会发展转变为技术驱动时,它只能被用作一个笑话。

联想代表着资本的力量。在资本驱动型经济的背景下,联想不仅创造了辉煌,同时也留下了华为等企业。事实上,联想完全有能力并有机会开发核心技术。如果它在2004年左右推出,它将比华为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华为在使用第一桶黄金进行贸易后一直保持警惕,并为随后的经济转型做好了准备。华为早已开始独立开发和生产通信产品。无论多么成功,它都没有偏离方向,始终把技术研发作为核心竞争力。

资本影响生产关系。资本一直在模型创新领域发挥作用,如生产基地的转移,消费模式的转变,服务模式的变化等。直到今天,腾讯和阿里巴巴都从资本带来的模式创新中受益,而腾讯和阿里巴巴。近年来,知识创新逐渐被提升到核心地位,尤其是阿里巴巴。

技术影响生产力。可以说技术本身就是生产力。当社会经济受科技驱动时,资本的驱动力已经降到了第二位,人才成为核心竞争力的第一要素。

最近,华为以每年200万元的高价推出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少年,这表明技术驱动的时代已经到了充分竞争的阶段。任正非曾经说过,华为必须提供比谷歌更高的薪酬才能吸引人才。似乎公司之间的竞争已从竞争资本转向竞争人才。

资本驱动的模型创新与知识驱动的技术创新之间的差距就像偶像和权力歌手之间的差异。当模型创新的人口红利被释放时,技术创新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偶像的青年是短暂的,青年的力量是居民,活力是无限的。

早在2008年,出人意料的巨额投资就宣布中国的资本驱动时代已经过去,投入的资本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知识和技术红利逐渐显现。

许多人生活在过去的经历中,陶醉于过去的成功,并且不知道即将到来的过渡。

联想于2004年收购了小发猫的个人电脑业务。当时业内最大的收购是资本的作用。当时,消费者很高兴。 ibm是在上帝的心中,可以被一个国家企业收购。内心的骄傲无法言喻。在那一刻,联想鼎盛时期表示:“中国不能承受失去联想的痛苦,对中国的个人电脑行业和消费者来说并不好。”它可能是一个声音,大多数人会同意。因为那个时代是资本时代,自豪资本带来的产业和就业是社会发展的动力。说实话,那个阶段的协会确实发挥了作用。然而,小龙感到很遗憾,登上高峰后,这意味着下一步就是走下坡路。

今天,在2019年,联想最辉煌的时刻已经过去了10多年,联想也表示了这一点。今天,当社会发展转变为技术驱动时,它只能被用作一个笑话。

联想代表着资本的力量。在资本驱动型经济的背景下,联想不仅创造了辉煌,同时也留下了华为等企业。事实上,联想完全有能力并有机会开发核心技术。如果它在2004年左右推出,它将比华为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华为在使用第一桶黄金进行贸易后一直保持警惕,并为随后的经济转型做好了准备。华为早已开始独立开发和生产通信产品。无论多么成功,它都没有偏离方向,始终把技术研发作为核心竞争力。

资本影响生产关系。资本一直在模型创新领域发挥作用,如生产基地的转移,消费模式的转变,服务模式的变化等。直到今天,腾讯和阿里巴巴都从资本带来的模式创新中受益,而腾讯和阿里巴巴。近年来,知识创新逐渐被提升到核心地位,尤其是阿里巴巴。

技术影响生产力。可以说技术本身就是生产力。当社会经济受科技驱动时,资本的驱动力已经降到了第二位,人才成为核心竞争力的第一要素。

最近,华为以每年200万元的高价推出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少年,这表明技术驱动的时代已经到了充分竞争的阶段。任正非曾经说过,华为必须提供比谷歌更高的薪酬才能吸引人才。似乎公司之间的竞争已从竞争资本转向竞争人才。

资本驱动的模型创新与知识驱动的技术创新之间的差距就像偶像和权力歌手之间的差异。当模型创新的人口红利被释放时,技术创新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偶像的青年是短暂的,青年的力量是居民,活力是无限的。